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羽ばたきましょう!

強さは困難に立ち向かう事でしか掴めん!ならば、我はあえて茨の道を進もう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追梦人,通过CATTI日语二级口译,广外日语口译专业应届,就活中,口译业务请联系邮箱。声控,喜欢动画和轻小说。中日通訳者です。有能ですが(多分)面白味のな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东云侑子爱短篇小说》节选翻译  

2013-12-27 22:44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默默站在窗边,吞了一次又一次的口水;而东云则笑容不改在床边蹦跳着。过了好久,我终于下定决心,站到了东云面前。她发现我的身影并抬起了头——

“啊……”

床的弹簧又发出了吱呀的声响。我推倒东云,把她压在了身下。

“三,三并?”

东云的声音听得出她有点不安。我不敢正视东云的脸,只是压着她的双手,喘起粗气来。

东云挣扎起来尝试挣脱我的拘束。我加大了压力,阻止她的逃脱。吞口水的声音在脑里响起,听得异常清晰;心跳一瞬间加快许多,低沉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地在身体里回荡着。

“冬……东云!”

尽管口舌不清,但我还是尽力喊了她的名字。因为除此之外,我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办了。

东云没有说话,取而代之的却是娇嗔了两下。透过相抚的手,我感到东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了。那是紧张,还是恐惧?我无法判断。

头脑里的想法混乱无比,就像混合了多种颜料的调色板。真的好吗?有什么问题的,反正都到酒店里来,而且我们好歹也算在“交往”。但是这一切不只是为了东云的小说的借口吗?我觉得东云不会拒绝我,就算是心生厌恶也会不吭一声地接纳我。

头脑混乱的我在经历一轮自问自答后,慢慢地把脸靠近东云。该怎样做才好?我是不是要做些什么才对呢?不行,完全想不到,我现在心里只存在一种冲动——想和东云接吻。

东云意识到我逐渐接近她,在吃了一惊之后,她眼泛泪光,微微咬着自己的下唇。随着我继续靠近,东云就像被人泼水一般紧紧闭起了双眼。

真的好吗?

把脸再往前几厘米,就能如愿亲到她了。我保持这样的距离,内心七上八下。

真的好吗?真的?不过原因是什么?我喜欢上她了吗?

我好怕自己在她心里什么也不是。就连这样的行为,在东云眼里看来可能不过也是“资料收集”的一环。她会不会只是为了“取得经验”和“完成小说”而在忍受这种心不甘情不愿的事情呢?

胡思乱想过后,我注视着东云,只见她绷紧身体,一动不动。她紧紧闭眼的表情,就像打针前那快要哭泣的小孩一样。

我轻轻移开了脸,把头扭到她的脸旁,沉沉地埋进了床单里。

你不愿这样,拒绝我不就好了吗?

我不禁这样想着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三并……”

东云在耳边轻轻叫着我的名字。

我不予理睬,不断在内心碎碎念着,就像诅咒一样。

既然你那么讨厌,害怕到要咬紧嘴唇,既然我的吻对你而言是那么地痛苦,那你直说不就好了吗?这样一声不吭的,我怎么可能懂你的心思。爱情酒店、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我怎么可能若无其事面对你呢?

想到这里,我慢慢撑起身来,离开了东云。

东云也坐起身来,一脸疑惑地看着我。我坐到她旁边来,重重地又叹了一口气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我十分清楚东云来这里并不是因为对我有意思,之所以来这里,绝不会是因为“想做那种事”。她只是纯粹出于好奇罢了。她和我“交往”也是如此,我之所以被她选上,不过是因为我无意得知了她是职业作家这个秘密罢了。事情就是这样,不管我再怎样想下去也不会有别的答案。

“我有点……太冲动了。”

我硬邦邦地笑了笑,这样补充道。

我该做的事情,是陪着东云四处“收集资料”,而不是要伤害她。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感情或着欲望而沾污东云。

所以我现在只能像是开玩笑搪塞一般,把自己百感交杂的内心和当前尴尬的气氛糊弄过去。

“真的对不起……我不会再乱来了。”

在我再次道歉之后,我感到东云好像摇了摇头。我没勇气再面对东云的脸,只是一个劲地垂下头,就像连自己也厌恶把持不住的自己。

东云依然保持沉默。我察觉到她的视线,隐约觉得她是在用视线责怪我。我不敢去确认是否真的如此,就连对东云映入我的视野也感到恐惧。我只好低着头,避开她的脸。

“不如,不要再继续下去了。”

良久,东云这样说道。

“多亏了三并你,我才能到那么多地方取材……我不能再继续勉强你陪我了。”

“没有,我一点也没有勉强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

东云没有接着把话说下去,或许她是在思量着该怎么说,一句不会伤害我的话。

“那好吧,反正也收集到不少资料,应该够你写一本长篇小说了。而且我也觉得挺开心的,那不如这次就让它成为最后一次了吧。”

我抢先东云一步,这样说道。我可不想因为她的话继续受伤下去了,所以这种关系该由我来画下休止符才对。

沉默又再次降临,可我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。

最后东云小声呢喃道。

“嗯……我明白的。一直以来,谢谢你了。”

后来我们一言不发地等待雨停,雨比我想象中停得要快,就像是暗示赶我走一般,对此我不禁觉得有点生气。

我们一人一半付清了酒店钱。在把钱塞进设在酒店入口处的自助收费机之后,响起了一声“谢谢你”的机械音。

连这也莫名地让我觉得愤怒。

就像是在暗示:谢谢你们没有弄脏房间。

离开酒店后,我和东云走到车站,一言不发地分别,乘上了归途的电车。

抵家之后,天空晴朗得让人难以置信,月亮从云里露出脸来。

“你是想说这样就好的意思吗?”

天空就像幸福结局的象征一般,可是无能的我却只能对此此情此景暗暗咒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